第2章

2019-06-16 09:07:32
梅雨时节,细雨纷纷,下得人心慌。

天是灰色的,窗外的景物是模糊的,我的心情相当的惆怅。

汽车在修理,雨伞忘了带,都怨这天,早上还那么一大片艳阳洒下来,到了傍晚就弄上这么一个愁云满天的景,亏那天气预报还一个劲的说,明天大晴,好出行。

狗日的天气预报。

我咒骂了一句,噼哩啪啦,一个闪电就这么打下来,硬是把天掰成两半,雨更大了。

“总监,下班了,还不走?”

秘书MM扭了一下她那蜂腰,害我擦了一下口水,一时间,饥火**一起来,还真TMD的红颜祸水。

“没带伞吗?我有带哦,要不要人家顺便遮你,雨中漫步,很浪漫的哦。”

她嗲得厉害,我差点软倒在椅子上。

“浪…漫?馒头?”

那低胸下的白色丘陵晃得我心慌,好不容易联想到食物让我的饥火压过了**,才把眼光从这绝色身上收回来。

“不…不用了,我今天没开车,要去搭地铁。”

“那就算了,BYBY!”

MM头一甩,最后再抛给我一个媚眼,才摇着细腰出去了,看着那摇摆的丰臀,真想拍上那么两下。

结果我拍了自己两巴掌。

雨还在下,没完没了的。

我拖着一道水迹走下地铁站,地铁站里没几个人,一对母子从下面走上来,和我擦身而过。

母:雨好大,还好我们有带雨伞,要不然我们就成落汤鸡了。

子(天真地问):妈,什么是落汤鸡?

母(小声地说):后面那个叔叔就是。

日,我还啃德鸡呢。

我小声地骂。

买了票,售票的脸冰冷得像蜡像,让我心情更加恶劣。

摆那张扑克脸干嘛,有本事上蜡像馆摆去。

我走向候车道,最后还是忍不住转过身向售票处比了一下中指。

扑――

一个不留神,我撞到了前边的人,似乎对方也淋湿了,雨水把我的眼镜弄模糊了。

我说着“对不起”,拿下眼镜用衣角擦了擦,再戴上,才知道撞上一个穿雨衣的,雨水死命从那黑色的雨衣上往下滴。

滴答滴答

在这空旷的地下空间,声音大得惊心动魄。

这里也要穿雨衣,怪人。

我嘀咕,对方没反应,似乎当我不存在。

呜――

地铁行进的声音从远处飘来,同时飘来的还有一阵风,阴凉凉的,吹得我紧了紧衣领,这时我才发现,地铁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纳闷,平时这个时候人最多了。

地铁到站,门“刷”一下就开了,我上的这节车厢也没几人,一个男人坐在厢尾,看上去睡着了,一个穿得时髦的女人刚好对着打开的车门,看到我进来她皱了一下眉头,那表情就像我久了她钱似的。

我不爽,偏偏坐到她旁边,她反倒不介意,只是一个劲地盯着雨衣怪人,进了地铁也不脱掉雨衣的,确实让人要多看两眼。

这女的长得还不赖,有点像韩国的金喜善,美丽而不妖娆,一双眼睛透着水灵,白晰的肌肤带着健康的红晕,挨得近了,还闻到一阵阵清新的女儿香,不禁让我看得有点痴了。

可惜美女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,眼睛仍落在雨衣怪人身上,我暗道奇了,那雨衣有什么好看的,我跟着望去,雨衣怪人走到车厢尾的男人处,却不坐下,只是围着他转了两圈。

干嘛?不会对男人有兴趣吧?断臂??

我的头上摆上一连串的问号。

滴答滴答

水滴的声音又起,我疑惑,这人真NB,到底淋了多少雨才来那么多的水滴?

突然我觉得不对,车厢里很干净,按理说这人进来应该弄湿了车厢才对啊。

紧张,心情像绷紧了的弦。

视线扑上雨衣人的脚底,当时我就变木头了,像被塞进了冷冻库似的,血液冻了个遍。

额滴神啊~~~

那丫没有脚的,雨衣底下就空荡荡的一片,雨水滴下来,一下子就消失在了车厢地面。

我的喉咙像被塞进了N个鸡蛋,嘴巴张成O型,只懂得说。

鬼——鬼——

那女的听到我的话,像看到ET一样,作不可思议状的看着我。

“你也看到?”

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心里一个劲地问候她。

你TMD的不是也看到。

这时,雨衣的帽子下伸出一根吸管状的物事,向着男子的太阳穴一直伸过去,还有粘稠状的液体有一滴没一滴的滴下来,就像,像发胶,我发誓以后不用发胶了。

MM见那鬼物想要害人,嘴里念叨着“赔本生意,赔本生意”什么的,神情像是天人交战了一会,最终下定了主意。

素手一翻,一张黄色的符纸被她拈于指间,她大喝。

“孽障,找死!”

我CAO,捉鬼天师?你拍戏啊——

短篇

扫一扫用手机免费看书

小说排行榜

首页

男生频道

女生频道

排行榜

第2章2018七年级上册数学第2章有理数的运算思维导图思维导图八年级下册生物第2章麦哨第2章课文高一生物第2章导图